必发365投稿  | 必发365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必发365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必发365手机版游戏 |大全 |戏曲 |必发365登录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必发365网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必发365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www.tartiflop.com
代写年会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重点推荐必发365
劳动模范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镇长的三根笔)
农村农民小品,农村妇女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
正能量医学类年会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做妈妈
拆除违建房屋搞笑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开不
矿务公司晚会娱乐演出搞笑小品《
公司产品质量把控题材搞笑小品《
专业代写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代写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重点推荐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正能量医学类年会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12-15
司法基层音乐剧必发365《司法 12-14
春节回家买票难小品,火车站 12-13
正能量的医患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你健 12-12
有关医院年会感人情景剧剧 12-11
邮政局音乐剧,邮电局音乐剧 12-10
最新最幽默最合适年会表演 12-8
业主收楼时和交房售楼员之 12-6
银行扶贫贷款小品,金融扶贫 12-4
公司员工出国工作音乐剧剧 12-3
物流管理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物流那些 11-30
防控禽流感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预防禽 11-29
反应公司员工长期在外国工 11-27
急诊室医生拒收红包小品,急 11-26
关于食堂的情景剧表演,食堂 11-24
最适合企业公司年会会计财 11-22
最搞笑的相亲小品(全城热恋 11-21
中国古风舞台音乐剧必发365(还 11-19
铁路工务段两学一做小品剧 11-18
公司晚会简单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员工 11-17
铁路行业员工年会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11-14
适合公司企业年会的幽默小 11-12
元旦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元旦搞笑小品 11-9
乡镇干部与村民音乐剧必发365 11-8
酒店各部门员工提高服务素 11-6
基督教搞笑小品,基督教幽默 11-5
健康管理与全科医生小品(一 11-2
创建文明卫生城市小品,创建 11-1
廉洁文化警示教育宣传小品 10-31
银行信贷小品,银行贷款小品 10-30
您当前位置: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 小说 > 历史小说 > 第三十章:大闹兖州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与使用   作品类别:小说-历史小说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12/1 13:23:15     最新修改:2018/12/5 10:10:04     来源: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www.tartiflop.com 
第三十章:大闹兖州
作者:戴修桥

第三十章

                             大闹兖州

楞头丁一口气跑到县衙的后宅,胡涂正闲坐在那里喝着茶,见楞头丁慌慌张张的跑来,心中甚是不欢道:“明日便是大年,官就是这么七八品,烂事却不少,真是烦死人。”

楞头丁气急败坏地:“老爷报。”

胡涂大怒道:“你个混帐东西,你是老爷,还是我是老爷?“

楞头丁连声道:“您是老爷,您是老爷……”

胡涂道:“自然我是老爷你为何说老爷报?”

楞头丁道:“小人说走了口,是小人报。”

胡涂道:“报其何事?”

楞头丁道:“爷家客栈来了三个主子,其中还有一个杂毛老道,他们十分厉害,大捕头还躺在他的脚下。”

胡涂道:“为什么不起来?”

楞头丁道:“那是起不来身子,老爷,文不识能是吃亏的人吗?”

胡涂道:“你们做什么去了?”

楞头丁道:“小人都不敢,那三个人是你叔。”

胡涂大怒道:“是你祖宗。”

楞头丁道:“老爷别生气,自然是你叔,顺理成章便是我们的老老爷,他们还口口声声喊你……”

胡涂:“喊我个什么?”

楞头丁道:“他们左一句大狗子,右一句大狗子,还一个劲地骂你。”

胡涂问:“如何骂我?”

楞头丁将无作有,信口开河地:“不知老少的王八蛋……”

胡涂道:“我爹是庙门旗杆独一根,哪里来的一下子就有三个叔?不对,他们存心是在骂我。”

胡涂想到这里暴跳如雷,道:“走,前面带路,将他们捉拿到公堂,冒认官亲,我定打他个屁流血红不可。”

胡涂和楞头丁怒气冲冲走出后宅。

 

再说客栈,徐福,韩众守在桌前,面前一片冷冷清清的,百姓们都离去了,心里甚是烦恼。

徐福道:“三弟,让这厮起来吧。”

卢生抬起脚,文不识爬起身来,就要走,徐福用手一指,他站在那里若木雕泥塑。

徐福道:“我等速速作法,不能让百姓帖不上春联,要这帮衙役辛苦辛苦,让白丁县的老百姓过一个欢乐,祥和的春节。”

韩众道:“有钱能买鬼推磨,我们没有钱,就让他们好好地为百姓张贴春联吧,记着,这乃无私奉献。”

徐福,韩众二人作法,这些春联已经备好。

卢生道:“大哥,二哥,这里就没有你们的事了,乃万事大吉,下面的事我来办。”

只见卢生向这帮衙役吹了一口法气,立即列队站立在卢生的面前。

卢生一声令下:“你们两人一组,计十六人分成八柭,分头行动,不准遗漏一家一户,必须将春联,整整齐齐,端端正正张贴在老百姓的门上,偷懒者患百日大病。”

众衙仪齐声道:“遵令。”

这些衙仪拿起春联和所需之品跑步行动而去,这一幕却被店主看个清清楚楚,他直惊得瞠目结舌,他道:“神了,神了……”

卢生问:“神在何处?”

店主道:“看他们一个个如神差鬼领。”

卢生道:“不妨你也跟我走一回。”

店主问:“去哪里?”

卢生道:“县衙,为糊涂蛋县令张贴春联去。”

卢生向店主的肩膀拍了一下,正要作法。

那店主道:“我去,我去还不成吗?你们的所作所为,我虽然是个开店的,是个俗人,也并非贵耳贱目,那个道人,他是徐福老道,你二位爷,奕奕当世伟人,可是韩众,卢生二位王爷?”

卢生道:“好眼力,好眼力。”

店主笑了笑,一言蔽之。

于是,带上春联随卢生匆匆而去。

 

卢生和那店主来到县衙,不由分说便动起手来,张贴起春联。

左门:一字千金白丁县   右门:靡除文盲需读书

横批:普学重教

“老爷,老爷,就是他,就是他。”

卢生闻声回头看去,楞头丁呼叫着领着胡涂向这里扑来,店主胆怯地缩头缩脑往卢生的身后躲藏。

卢生一声喝道:“大狗子。”

胡涂直着眼看着卢生,没好气地问:“你是何人?”

卢生高声斥道:“狗子,狗子,你这个混帐东西,做了两天半的官,竟把西庄的几位老叔给忘记了。”

胡涂楞起神来,自言自语道:“西庄是有几家胡姓人家,不过……”

卢生愤然道:“你这个狗小子实在可恶,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旁白:卢生知道胡涂是个有勇无谋的浑人,故此信口开河,捉弄于他,胡涂才真的糊涂起来。

卢生见胡涂犹豫起来,哈哈大笑道:“狗子,狗子你真不长记性,还没有想起来,你爹把我叫兄弟,我是你三叔。”

胡涂却认起真来,紧走几步,来到卢生的面前,推金山倒玉柱磕起头来,道:“三叔在上,侄儿在下,我给你磕头了。”

卢生乃是大巫戏小巫,便顺水推舟道:“自家爷们起来吧,起来吧。”

胡涂向衙门看去,道:“三叔,门上的春联是您张贴的,写得是什么言辞?”

卢生道:“狗儿,你小的时候家中贫穷上不起学,念不起书,不识字难哇,难有万千,如今你做了县官,连春联也认不得,岂不耻辱?你也应当为民着想,文字在白丁县使用起来如此困难,没有文化,做官人难,做个老百姓也难。因此必须要扫除文盲建学堂,人人要读书,国家才兴旺。”

胡涂道:“谈何容易哇,在白丁县盖庙无神,建了学堂何处去请教书的人?”

卢生道:“业精于勤,荒于嬉,行于思,毁于惰。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胡涂道:“三叔,您是知道的,我是个粗人,您说的话我听不懂。”

楞头丁道:“三老老爷的话我听懂了。”

胡涂问:“你能听懂?”

楞头丁道:“三老老爷说的是噎住了,没吃细,要想再吃,疙瘩多,先喝几口水。”

卢生斥道:“满口的胡扯。”

楞头丁道:“是的,是的,老爷叫胡涂,小人我本名叫胡扯,楞头丁是我的绰号。”

卢生听到这里,哭笑不得。

胡涂道:“三叔,你我叔侄如父子,你别走了教我读书吧?”

卢生笑了笑道:“好啊,你只要有肉我就不走了,放心吧,我做你的老师使不了。”

胡涂想了想道:“我何尝不想读书,就是生性太笨,可能于我的名字有关,糊涂,糊涂,稀里糊涂,能学好吗?”

楞头丁道:“改个名字不就聪明起来了,老爷,你叫胡学如何?”

胡涂道:“胡学,胡学八学也学不成正道?唉,我娘姓苏,我不如叫苏学,速学成才。”

楞头丁道:“老爷叫苏学,我也就叫苏扯了。”

卢生道:“我还要办正经事,无心给你们瞎扯淡。”

胡涂道:“三叔,客栈里还有两个叔父?”

卢生道:“正是。”

胡涂道:“都是叔父,就没有一个是伯父?”

卢生道:“没有。”

楞头丁道:“过几年就成了伯父了。”

胡涂斥道:“瞎扯淡,叔,永远就是叔。”

楞头丁道:“老爷你真糊涂,今年你三十岁,三十年后,不就六十岁了,顺理成章,叔父老了岂不就长成了伯父?”

卢生哈哈大笑道:“说得有理,说得有理?真是混蛋的逻辑,你爹今天是你爹,过几年便是你祖父,再过几年就是你祖宗了,正是一对笨蛋,这等人做官岂不误国害民。”

 

卢生和胡涂跟随着店主来到客栈,进了客房,徐福与韩众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卢生向胡涂引见:“这位是你大叔父,这一位是你二叔。”

胡涂向二人倒身叩拜道:“二位叔父在上,侄儿胡涂这旁有礼了。”

徐福,韩众站起身来到:“免礼,免礼。”

胡涂向卢生道:“三叔,您们兄弟三人谁的学问好?”

卢生道:“你有何用意?”

胡涂道:“师父不明弟子弱,我自然要拜师学艺,也还得挑选学问好的,省得误了我的学业。”

卢生斥道:“混小子,当老师的不挑选学生,学生却挑剔起老师来了,你就是把我的学问都学去,考不上个状元,也准能考上一个探花。”

胡涂道:“考上一个秀才我便心满意足了。”

卢生道:“只要功夫到,铁杵磨成针,那就看你肯不肯下功夫?”

胡涂道:“我吃不尽不识字的苦,师爷与他那四个半瓶醋的先生常常捉弄于我,因为有求于他们,我只得忍气吞声而无可奈何。”

韩众道:“胡涂。”

胡涂道:“二叔。”

韩众笑道:“糊涂,糊涂,并不是十足的糊涂,一二三尚还能分的清楚。”

胡涂苦涩地笑道:“我的二叔看你把我说得真成了笨蛋一个。”

众人哈哈大笑起来。

卢生道:“小糊涂来接老糊涂去糊涂家过个糊涂年,你两个糊涂可愿去否?”

徐福道:“他是真糊涂,你是装糊涂,我们也就来个稀里糊涂吧。”

 

一家酒馆的雅间,一桌丰盛的酒席,五个恶贼正在饮酒,坐在首位的那人,面痩如刀削,体形若如一只红眼毒蜂,细细的腰,大大的肚子,两眼冒出阴险的光泽。

此人姓杜名中都  绰号  肚中毒  又名 如秦桧,是该县的师爷

肚中毒道:“糊涂蛋将三个外乡人向爹那样亲请到他家,听说他们不走了,还要要操办学堂。”

马钢道:“糊涂蛋必定重用他们,英雄不可并立,有他无我,有我无他。”

季石道:“一山不可容二虎哇。”

苟木道:“我们卷行李滚蛋?”

罗铁道:“这里虽然是穷山恶水,泼妇刁民,瘪芝麻也能挤出油来,就因为这里无人识字,我们就有了这个得天独厚的条件,这里我们便能巧取豪夺万两的黄金,能舍得走?”

马钢道:“我道有一个主意。”

苟木道:“大哥,有何锦囊妙计说来听听?”

五个恶贼如胶似漆,酒前筹划出一条毒计来……

 

楞头丁抱着一个小酒醰从一个酒店里走了出来。

肚中毒迎面走来道:“楞头丁,你爹找你来了。”

楞头丁道:“师爷,我爹在哪里?”

肚中都道:“在菜市口等你。”

楞头丁唬着面孔道:“你爹才在菜市口等你呢。”

肚中毒道:“楞头丁,楞头丁,你才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说的菜市口,不是杀人的菜市口,是卖蔬菜的地方。”

楞头丁:“找我做甚?”

肚中毒道:“我又不是你爹,我何能知道找你做什么?”

楞头丁吼道:“我是你爹还不行吗?”

肚中毒道:“你小子这么骂人?”

楞头丁道:“我是被你们骗怕了的。”

肚中毒道:“我何时骗了你?”

楞头丁道:“三日前你于文不识还骗了我一回。”

肚中毒道:“如何骗了你?”

楞头丁道:“自己做事牲口怎么会知道?”

肚中毒道:“说来与我听听。”

 

楞头丁想起一年前;

街头一座小桥,文不识和肚中毒从那走来,嘻嘻哈哈地说笑着。

文不识道:“那桥年久失修,赶馿的老汉也不长眼睛,陷断了馿腿,看他哭得有多痛。”

肚中毒道:“文不识来了,你……”

二人咬了一阵耳朵。

文不识幸灾乐祸地说:“楞头丁是个孝子能不伤心落泪吗?

于是二人向楞头丁迎面走去,文不识老远就喊了起来:“楞头丁,楞头丁。”

楞头丁道:“原来是捕头。”

文不识绘声绘色地说:“我正要去找你,你爹推着一车菜……”

楞头丁道:“我爹是个勤劳的人,他闲不住哇,那是卖菜来了。”

文不识道:“桥面上有个窟窿,你爹一不留神把腿陷了下去,腿陷断了,在桥上没有人声地哭嚎着。”

楞头丁大惊失色道:“此话当真?”

文不识道:“你我风雨同舟,患难同当,一起做事,亲如兄弟,我焉能骗你。”

楞头丁道:“说的对,说的对,你我同父母,共弟兄,我爹也是你爹。”

文不识连声道:“桥上的是你爹不是我爹,真得不是我爹。”

楞头丁一声大哭:“爹哇,我的爹啊……”

楞头丁哭喊着跑向桥头,那里围着许多人,楞头丁吼道:“闪开,闪开,我的爹哇。”

楞头丁分开众人,抬头一看:“啊……”

那老者哭道:“不是你爹,是我的馿哇。”

楞头丁面红耳赤扭头跑下桥头,桥上的人哈哈大笑……

楞头丁高声骂道:“文不识,你个馿射的…….”

 

楞头丁想到这里,仍是心有余怒道:“我找到文不识,他说是你的主意。”

肚中毒道:“我乃读书人,你不要信他胡说八道,这回我说的是正经的,你爹卖菜与人红了脸。”

楞头丁吼道:“我是快班衙役谁敢欺负我爹?不过,我是为老爷买酒的。”

肚中毒道:“我替你代劳了。”

楞头丁将酒醰交于肚中毒,怒气冲冲地向菜市口跑去……

 

客厅里一片狼藉,餐桌上还遗留着吃剩的残羹和鱼肉,徐福韩众卢生还有胡涂倒在地上,不能动弹。这时鬼谷子走到客厅。

鬼谷子看到这几个人的如此模样,愤然道:“狗行千里吃屎,你们就是改不了贪饮好肉的恶习,你们饮下了肚中毒的断肠草浸渍的毒药酒,当年神农尝百草也未逃出这一劫,我若再晚来一步,后果便不堪设想。”

他立即取出一只瓶儿,将瓶中的水分别喂进他们的口中,然后飘飘然而去。

 

秋后的刑场;  

胡涂身坐监斩棚,一声令下:“时辰到。”

“时辰到。”传令的衙役一声呐喊。

刽子手举起大刀,肚中毒,马钢等贼人人头落地。

徐福从扬州向耿直处聘请三百名先生前来白丁县助教,数年后,白丁县上上下下,书声琅琅。徐福还为为白丁县更了县名:文贤县。

正是:

       河南河北皆春水,山前山后都秀色。

 

育民为本立民事,兴学谱教共努力。

 

 

阳春三月,柳绿花红,莺歌燕舞,徐福,韩众,卢生向兖州而来。

韩众问:“仁台县辛苦数月,只斩鬼数头,岂不是得不偿失?”

徐福道:“三弟你说错了,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国家教育乃重中之重,其义重大,乃百年之懿德。”

卢生问:“下一站何处?”

徐福道:“兖州有个大贪官有不少的贪银。”

韩众拿着酒葫芦边走边饮着酒,道:“哪里有贪官哪里去,我们去兖州。”

卢生道:“三哥,我们再交易一回吧。”

韩众道:“一个猪蹄子三口酒。”

卢生讨价还价道:“饮四口,四口?”

二人便交易起来。

 

徐福兄弟三人来到兖州,在大街上奔走着,老远就看到一家酒馆,门前的酒幌子在风中飘摆着。

徐福道:“你二位是先吃饭还是先住店?”

韩众摇了摇他的空酒葫芦道:“它空了,我就没有底气了。”

徐福道:“那就先用饭。”

于是,他们向酒馆奔去。

他们进了酒馆,寻张空桌子坐下,跑堂的走来道:“三位爷饮酒?”

卢生道:“两荤两素,三壶兰陵。”

跑堂的手脚麻利,转眼间将酒菜送上桌来,兄弟三人便慢慢地饮起酒来,他们所坐的餐桌正对着大街,突然,一阵人喊马嘶,一队官兵衙仪做公的,耀武扬威地从门前通过。

对面有张餐桌有四个年轻的汉子也在饮酒,一个汉子道:“捕快,捕快,酒囊饭袋,贼人来了,跑得比兔子还快。”

卢生冷笑道:“这乃不满言论,无稽之谈,天下没有治安,必生动乱。”

又一个汉子道:“听你们说话,口音有别,不是兖州人吧?你却不知,兖州官府中养得不是咬贼的狗,常常咬人,有时候它还咬起它的主人呢,它们见了贼夹着尾巴而逃,都是些丧家之犬。”

另一个汉子道:“这些人食皇王之禄却不为皇王效力,吃老百姓的粮食并不为老百姓做事。不足一个月,兖州城内就出了十几起人命案,没有一起能破的,就是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杀了人,也是一筹莫展,皆是些无用之徒。”

一个汉子风凉地说:“有用不做捕快,无用才做衙役,听说城西又出了件凶杀案,瞧他们跑得快,属唱戏的,跑得是龙套,唱不出青衣花旦来,满口的胡扯淡。”

另一个汉子道:“他们真得能破了案,我们老百姓就向南方给他们烧高香磕头不可.他们破不了,瞎忙活,做给老百姓看的,除非瘸腿的馿能生了翅膀,才能飞上天。”

又一个汉子一连喝了两盅酒,愤然道:“他们是墙上画虎不咬人,臭橘子摆碟子中看不中吃,走看热闹去。”

于是,这四个汉子结了帐扬常而去。

徐福道:“我们也去捧捧场子?”

韩众一声高叫道:“再来三斤红高粱。”

卢生道:“捎带四只猪蹄子。”

徐福道:“一是酒,二是肉,何时能饮足?几时能吃够?”

韩众道:“行道兑矣拼一醉,忘记烦恼苦与累。”

卢生道:“大千买肉吾无惜,不烦人间走一回。”

 

徐福兄弟三人来到城西,这里是一片洼地,干凅无水的塘子,四周长满初生的芦苇,尺余高,已经围着许多观看的人群,做公人马匹在践踏着,不少的百姓在私语着:“案子破不了,却可惜了许多芦苇……”

徐福兄弟三人走到近前才看到芦苇丛中有具少女的尸体,尸体完好,只是下部衣裙不周。一些衙役若无其事地在闲逛着,一个满脸胡子的捕头正和一个做官的在无章地忙碌着……

几个书生笑嘻嘻地谈笑着,这个道:“楼上花枝笑独眠,春秋四季不知寒。”

那个讲:“芦中少女枉搭命,桃夭杏姹谁见怜?”

卢生斥道:“看你几个乃读书人,怎没有个恻隐同情之心?却在这里幸灾乐祸,文人骚客也难能充当其分,于白丁县那几个半瓶醋乃同出一辙。”

那几个见卢生威武堂皇,威风凛凛之态,又背着兵器,因此不敢发作,个个低下头去。

卢生又问:“可有人来认领?”

那几人摇摇头,这时有个买花生的半大男孩却搭了腔,他道:“是个死的,要是一个活生生的,水灵灵的,早就被这群捕快抢走了,他们白天做公,夜里做贼。”

拍,拍落来两个巴掌重重地打向这个孩子,一只有力的大手揪住了那人的脖子。疼得他呀呀地嚎叫道:“你敢揪我?”

原来是韩众,韩众一声冷笑道:“我还要剥你的皮,他是个孩子,众目睽睽之下,你身为捕头,如此飞扬跋扈,岂不坏了衙役及做公人的名声。”

廖达  乃兖州府总捕头   绰号  老大

这时数名捕快衙仪向韩众扑来,看他们个个怒气冲冲,如狼似虎,叫骂纷纷:“从何处蹦出个野兔子,是来找死的……他就是凶手……”

徐福道:“钢刀再快,不杀无罪之人。”

又有几名衙役扑向徐福。

卢生哈哈大笑道:“看你们张牙舞爪的,捉拿了凶手,破了案子才算有本事,有能耐,欺负老百姓不会有好下场的。”

廖达的脖子还在韩众的手里,简直就是一只鸡,韩众一用力,廖达便疼痛难忍,这才求饶起来:“好汉爷,好汉爷,饶命,饶命。”

卢生道:“本想要你的命,只因时辰未到,二哥放了他吧。”

那个当官的也虎视眈眈地向这里走来。

字幕:申步清  兖州太守   绰号  审不清

徐福见申步清向他们走来,一声吼道:“站住,尸体的旁边有凶手遗留下的遗物。”

申步清回头看去,徐福用手指去,那物便放起光来,便捡拾在手,仔细看去,却是一块玉佩,玉佩上有老大二字。

申步清口中唠叨着:“老大,老大……”

韩众放开手,那贼立即声色俱变,指着徐福兄弟三人吼道:“你们是何关系?”

徐福道:“生死的兄弟。”

廖达又问:“何人是老大?”

徐福道:“山人便是。”

廖达一声狰狞的冷笑道:“你们就是凶手,给我拿下。”

衙役们一窝蜂地扑了上来,徐福向韩众卢生递个眼色,二人也只好束手待擒,被带上枷锁,推推搡搡押出芦苇地。

百姓们议论纷纷道:“又有了三个屈死鬼……”

廖达问审不清道:“老爷,这三个杀人凶手何时开堂审理?”

申步清道:“老爷我甚是疲惫,如何升堂?”

廖达道:“老爷日理万机,辛苦,辛苦,就是辛苦。”

申步清道:“这三个凶手盛气凌人,先给他们消消火,退退锐气,给我押进死牢饿他们三五日,然后老爷也就快刀斩乱麻,一堂结案,定他个秋后问斩。”

廖达道:“老爷高明,高明。”

 

徐福兄弟三人被押进死牢,已是黄昏时机,牢里也渐渐黑了下来。

徐福道:“你我兄弟又坐一回牢。”

卢生道:“我才是黄花大姐坐花轿。”

韩众道:“此话怎讲?”

卢生道:“还是第一回。”

韩众道:“自然如此,四弟就做个五七年,过足牢瘾好了。”

卢生道:“有肉吃,不上刑,我愿把牢底坐穿。”

徐福道:“老虎凳喝血不吃肉,板子吃肉不喝血,就数皮鞭狠,连皮带肉一起吞,三般刑具一起用,皮开肉绽又断筋,小命难逃要归阴。”

卢生大惊道:“哥哥别说了,这个牢坐不得,我走了。”

只见卢生一晃身形,便无影无踪了。

韩众哈哈大笑道:“天下要是有个孬人国,我四弟必定是国王。”

徐福道:“四弟别把兵器丢了?”

韩众道:“四弟的为人你还不知道,头号小气鬼,他那四个猪蹄他是舍不得丢下的。”

“猴子,猴子,十足的小人,背后光说人坏话,就不怕死后烂舌头。”卢生又回到了死牢。只见他背后挎着斩鬼刀,左手提着斩鬼剑,右手令着降鬼杖,他放下这些兵器。

徐福道:“何人人后无人说,何人背后不说人。”

卢生道:“为人说是非,正是是非人。”

韩众格格笑道:“四弟好快,三般兵器随时可及?”

卢生道:“我们兄弟视如珍宝,他人却弃如粪草,都扔在牢墙下。”

韩众道:“拿来,喝他几口。”

卢生问:“拿什么?”

韩众道:“酒葫芦。”

卢生道:“你看我有几只手?”

韩众埋怨道:“四弟,四弟,什么都能丢,千万不能丢下酒葫芦,我去取去。

卢生哈哈笑道:“我拿回来了。”

韩众问:“在何处?”

卢生指了指裤裆。

韩众跳了起来嚷道:“骚老四,骚老四,你真会糟蹋人。”

卢生取出酒葫芦道:“隔层裤子隔层皮,那个味串不到里面来,不妨我先喝几口。”

于是三人便在死牢里啃着猪蹄子饮起酒来。

 

廖达于几名党羽正在饮酒,尽管多人劝敬,他总是心中辗转不安,一个绰号老二的恶徒道:“老大,今日捉拿到杀人凶手,为何不多饮几杯,老大如此出头露脸,也是兄弟们的荣幸。”

廖达道:“多日来我眼皮乱跳,总觉得有个不祥之兆,今日捉拿到这三个人,大有来头,个个就是出类拔萃的汉子,尤其那个大个子,他的身上透出一股咄咄逼人的杀气。”

老二哈哈大笑道:“老大,老大,你是过河抱脑袋,小心过火啦。”

廖达道:“那老道若是徐福,我等就性命难逃。”

那老二听到这里一声战战兢兢,不寒而栗,他道:“那徐福是我等的克星,如若是他,那又如何是好?”

廖达道:“你我二人立即去死牢看个究竟,他们若是徐福韩众卢生三人,那死牢就是铜墙铁壁也关不住他们。”

老二道:“生命攸关,走,看看去。”

于是二贼离开了酒馆。

 

这时廖达二贼来到死牢,见死牢里人去牢空,二贼叫苦不迭:“完了,完了,他们正是徐福……”

老二沮丧地问:“老大,这也如何是好?”

廖达道:“孩子哭了,报于他娘,走,见老爷去。”

二人如丧考妣又离开了死牢。

兖州城一时动乱起来,无数的官兵衙仪冲上街头,申步清,廖达,还有那个老二,骑着高头大马,指挥着这帮人等:“凡是老大一律逮捕。”

廖达:“是。”

一霎时整个兖州城,人喊马嘶,鸡飞狗跳,一片喊声,一片哭声,许多不分老少,不分职业的男性人等被绳捆索绑押向府衙……

兖州衙门前;

凌晨,徐福独自一人,手中拿着一把带叶的枝条,悠闲自得地在府衙门前行走着,不时地摇摆着,如邀赶猪羊,口中念念有词:“恶鬼呀恶鬼,你们做官做衙役可就苦了老百姓了,走吧,走吧,回十八层地狱去吧。”

他自言自语了一回,然后又口中作歌道、

  “芃兰枝条若如鞭,斩鬼宝剑佩腰间,悠闲自得且炫耀,

    长垂道袍飘飘然。兖州城里人鬼淆,鬼坐公堂人受艰。

    鲁魂哭吟月朦胧,何时百姓见白天?”

正在这时,从那边走来两名衙役,押着几名所谓的老大向这里走来,徐福不躲不避,仍是我行我素,二衙役举起手中的皮鞭向徐福便打,徐福扬起手中的枝条遮挡住来的皮鞭。

徐福道:“你们是人还是鬼?”

衙役吼道:“你这个疯子眼睛瞎了吗?我们是府衙的三班衙役。”

徐福在大街前于那衙役故意纠缠。

徐福摇摇头道:“我生着一双慧眼,能辩善恶,看你们虽然身上穿着人皮,却是不做人事的恶鬼,兖州城的杀人放火,奸人邪道,都是你们所为,警匪不分,廖达是大贼,你们是二贼,三贼,四贼……审不清是名副其实的贼头。”

那衙役咆哮道:“你是?”

徐福道:“我也是一个老大,不妨也把我捉拿去,凑够三百老大之数。”

一个衙役怒道:“大个子,天堂有路你不走。”

徐福道:“地狱有门你便行。”

二衙役扑向徐福,将他锁上。

二衙役不由分说将徐福锁上,推推搡搡,押往府衙。

正是:

职为乱阶是贪腐,非是妄说中冓语。

                     不可名状罪犹深,血流漂杵万民屠。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www.tartiflop.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小说频道(www.tartiflop.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必发365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必发365创作交易中心     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必发365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必发365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