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365投稿  | 必发365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必发365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必发365手机版游戏 |大全 |戏曲 |必发365登录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必发365网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必发365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www.tartiflop.com
代写年会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重点推荐必发365
劳动模范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镇长的三根笔)
农村农民小品,农村妇女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
正能量医学类年会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做妈妈
拆除违建房屋搞笑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开不
矿务公司晚会娱乐演出搞笑小品《
公司产品质量把控题材搞笑小品《
专业代写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代写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重点推荐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正能量医学类年会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12-15
司法基层音乐剧必发365《司法 12-14
春节回家买票难小品,火车站 12-13
正能量的医患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你健 12-12
有关医院年会感人情景剧剧 12-11
邮政局音乐剧,邮电局音乐剧 12-10
最新最幽默最合适年会表演 12-8
业主收楼时和交房售楼员之 12-6
银行扶贫贷款小品,金融扶贫 12-4
公司员工出国工作音乐剧剧 12-3
物流管理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物流那些 11-30
防控禽流感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预防禽 11-29
反应公司员工长期在外国工 11-27
急诊室医生拒收红包小品,急 11-26
关于食堂的情景剧表演,食堂 11-24
最适合企业公司年会会计财 11-22
最搞笑的相亲小品(全城热恋 11-21
中国古风舞台音乐剧必发365(还 11-19
铁路工务段两学一做小品剧 11-18
公司晚会简单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员工 11-17
铁路行业员工年会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11-14
适合公司企业年会的幽默小 11-12
元旦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元旦搞笑小品 11-9
乡镇干部与村民音乐剧必发365 11-8
酒店各部门员工提高服务素 11-6
基督教搞笑小品,基督教幽默 11-5
健康管理与全科医生小品(一 11-2
创建文明卫生城市小品,创建 11-1
廉洁文化警示教育宣传小品 10-31
银行信贷小品,银行贷款小品 10-30
您当前位置: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 小说 > 历史小说 > 第二十九章:白丁县谱教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与使用   作品类别:小说-历史小说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12/1 13:21:40     最新修改:2018/12/5 10:09:21     来源: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www.tartiflop.com 
第二十九章:白丁县谱教
作者:戴修桥

第二十九章

                         白丁县谱教

县公堂;

“带魏百姓______”

“威武__________”

魏百姓被押上大堂,李步全面色铁青,猛拍惊堂木,怒声喝问:“魏百姓你可知罪?”

魏百姓跪下道:“知府大人,下官何罪之有,请明训。”

李步全咆哮道:“魏百姓,你何故杀死你的妻子华月洁?”

魏百姓莫名其妙地:“知府大人,你言讲的是什么?要下官甚是不明白。”

李步全愤然道:“你身为皇帝的命官,知法犯法,枉读圣贤书,丧人伦,灭天良,禽兽不如,来人,大刑侍候。”

“是。”众衙役如狼似虎扑向魏百姓。

常言道,水火不同炉,魏百姓做官清正廉洁,为人重义轻财。李步全却截然不同,爱财如命,贪财无厌,下署诸官只有魏百姓,年年节节没有财物于他,因此,李步全对魏百姓恨之入骨。

魏百姓高声嚷道:“李步全,我乃清白无辜,休得待我无理。”

李步全斥道:“本官问你,今日何处去了?”

魏百姓道:“我县二十里处有个王家村,村中有王张两户人家因为地边子大打出手,死了两条人命,公堂上,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本官为了公道二字才微服私访。我从辰时动身,午时初方到,与一十三位村民座谈,申时方回,这里有文字记载。”

李步全问:“你的官服呢?”

魏百姓道:“放在公堂里。”

李步全一声冷笑道:“我却在杀人的现场发现了你的染满鲜血的官服。”

魏百姓莫名其妙地问:“杀人?在哪里杀人?”

李步全大怒道:“你自然矢口否认,也休怪我李步全手下无情,给我狠狠地打。”

正在这时,梁山县的一众衙役,管事,师爷,个个怒气冲冲拥上堂来,跪满堂前,众等齐呼:“求求知府大人,放下我们老爷。”

李步全愤然道:“老爷我硬是不放呢?”

师爷道:“城里的老百姓已经跑马放信,也许明日……”

李步全:“明日你们就造反了不成?”

一个班头道:“逼上梁山,已经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了,官逼民反,民当然要反。”

李步全吼道:“你们要要挟于我?”

师爷道:“我等不敢,就是来求求老爷,也替你害羞,因为你不会做官,不如我们县老爷,他办案如神,神就神在证据二字,还有他从不贪赃枉法,更不去屈打成招,就是让你死,也死个心服口服。”

正在这时一个衙役慌慌张张跑上堂了,气急败坏地:“报。”

老步全:“报其何事?”

那衙役道:“老百姓已把大堂围个水泄不通。”

师爷道:“老爷,事在人为嘛,为什么我们的魏知县如此深得民心,因为他爱民如子。”

一名梁山县的衙役道:“民心值万金,一个草民一滴水,百滴汇成碗,万滴汇成溪,你若不信,大江大海便能淹死你。”

他们扑向魏百姓,七手八脚卸下他身上的刑具,哭声一片:“老爷,老爷……”

魏百姓从昏迷中醒来,泪道:“谢谢你们,谢谢你们……”

师爷握着魏百姓的手愤然地说:“老爷,您为官做人,光明磊落,毫无狡黠,声名遐迩,李步全如此待你,严刑逼供,我等……”

魏百姓打断师爷的话道:“不可造次,王法定有公道,一定向百姓劝说,这乃公堂,千万不可乱来,请你们向他们转告,我魏百姓谢谢父老乡亲。”

 

一伙强盗将秦玉,魏燕绑架到此,二人仍被反手捆绑着。

秦玉破口骂道:“你们这帮强盗,我们的县令大人爱民如子,你们丧心病狂,杀害了他的夫人,天理难容,你们不得好死。”

一个恶贼哈哈大笑道:“狗官魏百姓年年清匪,月月防盗,天天捉贼,我们能有好日子过吗?逼得我等走投无路,所以我等才报复于他,小美人你心疼于他,我等也再报复报复你,也乃天经地义。”

又一个贼道:“和她啰嗦个什么,来先将她剥个精光,我等消净了欲火,再将她大卸八瓣。”

几个恶贼便向秦玉扑来,小魏燕绝命般地哭喊着:“救命哇……”

“先杀了这个小妮子。”

一个恶贼举刀向魏燕劈来,一道亮光闪过,一条神棒打向这个贼,贼子一声不响地倒地身亡。

另一旁,那几个恶贼正在撕扯秦玉的衣裳,突然这些恶贼收住了手脚纹风不动地站在那里。

徐福怒道:“作死的恶鬼,尔等皆是录上有名,此时此刻该你们上路了。”

一个贼问:“你是?”

徐福道:“你若问我是谁,好吧,我就告诉于你们,也好让你们死个明白。”

徐福歌道:

  “兄弟三人宕凡尘,只杀鬼不杀人,莫道荒山远,眼慧

    无漏,恶煞难存。吾持降鬼剑,二弟他,神棒一根,

还有朱老三,刀下夺鬼魂。

世溷,暗无天日,百姓苦,官贪贼窃,一并害死人。

天生我等,拯救黎民,敢擒鬼和神,向腐恶,推动法轮。

问我的名于姓?徐福道人。”

众贼一听是徐福老道,无不胆战心惊。

   “啊,你是徐福老道?”众恶鬼无不惊怕。

一道剑光,众鬼头颅落地。

秦玉和小魏燕向徐福,韩众二人跪下,磕头叩拜:“谢谢道老爷,谢谢王爷…….”

徐福,韩众扶起二人.

徐福道:“下山吧,你父秦忠在山下等候。”

 

徐福兄弟三人,由韩众驭车来到了县城,和李步全相遇。

徐福道:“这个糊涂蛋他想溜。”

卢生道:“这个狗官其实不糊涂,他最认识的是金银,做官十年,贪金银六十万两。”

徐福道:“他的姓名不在十万恶鬼之中?”

韩众道:“好办,好办,贪银归燕王朱棣,如何法落由魏百姓操办。”

卢生道:“魏百姓是个知县如何审理他的上司。”

韩众道:“朱允炆不是封了我们兄弟三人的王位吗,再行驶一回权利,把他们两个调个个儿。”

徐福道:“二弟所言极是,所言极是。

徐福一声冷笑道:“这个老奸巨猾的李步全,好吃他吃了,不好吃他就吐。

韩众道:“油锅里找不到高岗,走不了他。”

韩众、卢生二人抢持李步全回至大堂。

 

魏百姓升坐大堂,衙役喊了堂威:“威武”

魏百姓道:“李山。”

李山:“在。”

魏百姓:“老捕头秦忠升天去了,你做捕头,张保。”

张保:“在。”

魏百姓:“你做班头。”

李山,张保:“谢谢老爷。”

魏百姓道:“你二人没有为我馈送鱼与其他财物,本县却重用于你们,因为我能任人唯贤,你二人能兢兢业业地做事,老老实实地做人,光明磊落,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有诚有信。”

李山,:“谢谢老爷的信任。”

张保:“谢谢老爷的夸奖。”

魏百姓道:“做好你的本职,便是对我重大的感谢。”

李山,张保:“是。”

魏百姓一声令下:“将班头贾仁给我拿下。”

李山张保:”是。”

二人扑向贾仁,将其拿下。

贾仁嚷道:“何故拿我?”

魏百姓一声冷笑道:“三年前你送鱼于我,其目的求捕头之职,我却悬鱼示众,就于你接下了仇怨,为何我捕拿刘奇等罪犯而屡次落空,是你充当贼人的耳目,串通了消息,我派遣秦忠搬接老母,仍然是你与刘奇等贼人周密制定一套罪恶的计划,也是你偷走我的官服……”

贾仁如丧考妣,一头栽倒在堂前……

 

日后;

刽子手轮起鬼头大刀向刘奇等罪犯砍去,刀光血影,一颗颗人头落地。

随后,魏百姓晋级为知府之职审理了李步全的贪污案,追缴了他全部的贪银数万两,又将其斩首。徐福又亲自为媒,魏百姓娶秦玉为妻。

正是:

      积德若为楼,九仞不休再添砖。

 

容人须学海,十分满尚纳百川。

 

 

寒风吹袭着古道,白日有色无光,路上少有行人。徐福兄弟三人又在急急地奔波着。

卢生牢骚满腹道:“在梁山县有肉吃,有酒喝,温床暖被的哪一点不好,又不是急着去考状元,明天就过大年了,急着要走,走吧,走吧,鬼尽我亡,你和二哥也难免一起去见老玉皇。”

韩众道:“那个老儿我才不想去见他,整日唠唠叨叨,花天酒地,不务正业。”

徐福笑着道:“正是使命。”

卢生道:“使命,使命,使得人断命,这些当权的老爷们,只知道使人为他卖命,自己却闲得要命。”

徐福道:“静中念虑澄澈,见心之真体。闲中气象从容,识心真机。淡中意趣冲夷,得心之真味。观心证道,无如此三者。”

卢生不耐烦地说:“让我说大哥正是一个?”

徐福问:“三弟,我正是个什么?”

卢生道:“曲意而使人喜。”

韩众道:“不若直躬而使人忌。”

卢生道:“无善而致人誉。”

徐福道:“不若无恶而致人毁。”

三人说着笑着,最后还是卢生自哀自叹道:“不怪天不怪地,只怪自己点子闭。”

韩众道:“不怪地不怪天,只怪自己命苦命又酸。”

徐福道:“人贵有自知之明,自然明白了,你们还是老老实实地走吧。”

卢生问:“天涯海角走一回,不知何处是我家?”

徐福笑道:“去白丁县。”

韩众问:“白丁县又在哪里?”

徐福笑道:“白丁,白丁,顾名思义,就是这个县少有识字人,方才得来这个浑号。”

 

县城不大,只有两条桶子街,房屋却很是整齐,市面也比较繁华,正值岁暮年终,大街上买卖正是热火朝天。

 

徐福向前走去,来到一个书馆的门前,见这里排着长长的队伍,围得是水泄不通。

卢生道:“这里的人好邪乎,不去买酒买肉过大年,都挤在这里做甚?”

韩众道:“三弟,你去看看,我与大哥投客栈等你。”

于是徐福和韩众离去,徐福一边走着,一边歌道:

   “雁走白丁,烟笼长空,鸣不断,叹连声,

凄凄惨惨,绝古无书,不做一字章程,目不识丁。

望碧空落处,堪恨人过不留名,雁过不留声。

割了机杼 断了笔踪,不留寸毫音容。

一世走了,一席卷走了宇宙,万般模糊。

尽成了叶上晶露,哀哉乌呼。”

卢生向书馆走来,人拥如墙,里三层外三层,风雨不透,他没有奋力向里面拥挤,只好站在外面探头探脑地张望,也好,卢生身材魁梧高大,他看到了,原来是四个先生正为民众书写春联。

卢生看到这里,掩口笑道:“原来是四个鬼东西,如此横不成体,竖不成形,如虫爬一般,歪歪斜斜,少钩缺点,这等字如何张贴在门上,岂不让人笑掉了大牙。”

卢生连连摇头晃脑,自言自语又道:“真乃是稀而贵,缺而珍,白丁,白丁,通街的睁眼瞎。”

这时一个老汉被挤得汗流满面,衣偏帽邪,拿着墨迹未干的两幅春联,从人堆里挤了出来,不料被人挤落在地,老者便去捡起,却被一个汉子踩在脚下,这么一扯,竟撕成了两断。

那老者放声大哭,揪住那个汉子死活不依:“你赔我的春联,你赔我的春联……”

那汉子道:“这么多的人,你为何向我索赔?”

老者哭道:“春联是毁在你的脚下,你必须赔偿。”

那汉子嚷道:“我就是不赔。”

老者道:“你若不赔偿,我便于你拼命。”

就这样,两个人便先是争吵,后就动起手脚来,卢生走上前来将他们离开。

卢生道:“你二人都是老年人了,为着这点滴的小事,大动干戈值得吗?忍是心头一把刀,退一步海阔天空,进一步万丈深渊。”

老者道:“这是一两银子啊。”

卢生大惊道:“一两银子?”

老者道:“多年的老价钱,一副春联一两银子。”

卢生道:“这个鸟字能值一两银子?”

闯上一个汉子指着卢生的鼻子斥道:“你敢辱骂圣人,不怕风寒冻掉你的舌头。”

卢生嗤之以鼻道:“写出这类的字来,还能称得上圣人?你别糟蹋了圣人,刚刚入学堂的孩子也能写出这样的字来。一两银子能买一斗米,老百姓能写得起吗?”

那老者叹道:“再贵也得买哇,一年一个春节,穷人再穷也得图个焕然一新,莫非死了人的人家才不张贴春联。”

卢生道:“老人家您别再争吵了,我替他赔偿还不行吗?”

老者道:“无缘无故我何能让你耗费银子?”

卢生道:“一张红纸值多少银子?”

老者道:“一两银子能买一百张大红纸。”

卢生又问“一张红纸能写几副春联,少说也能写上三两副,如此暴利,就像一把杀人的钢刀在剥人皮,放人血,要人命哇。”

老者道:“我们不是拿不动笔杆吗?”

卢生道:“你们看,前边不远的墙壁上,用石灰画着一个羊头的是不是客栈?”

老者回答道:“正是杨家老店。”

卢生道:“你们速去杨家老店,我等兄弟三人免费为父老乡亲书写春联。”

这位老者摇摇头道:“你们也会写字?”

卢生哈哈笑道:“老伯,放心吧,我们的字比这四个鬼东西写得好,虽然说不上是飞龙走蛇,保证让你们满意。”

那老者还是不可置信地说:“看不出来你们也是文曲星下凡,好,过去都说凤凰不落无宝之地,今天来了圣人,乃铁树开花,千载难逢哇。”

就这样卢生带来许多百姓向客栈走来。

 

卢生引着许多百姓来到了客栈的大门前。

卢生道:“乡亲们,你们在门外稍等片刻,我还有来个哥哥在客栈内,我将他们喊出来一同于大家书写春联,好不好?”

大家齐声道:“好,好。”

于是卢生向客栈跑去。

卢生跑到客栈便道:“店主人,店主人……”

这家店主迎上前来道:“客爷,有何使唤?”

卢生道:“我给你十两银子,速去街上买来文房四宝,还有红纸。”

店主问:“要其何用?”

卢生道:“再备上几张桌子,抬到店门口,我兄弟三人要为老百姓书写春联。”

店主疑惑地问:“你们也是先生?”

卢生道:“我们不是也是先生,就是先生,我们还要免费为大家书写春联。”

店主道:“此话当真?”

卢生吼道:“我骗你做甚?不要啰嗦。”

卢生取出银子,店主人接过道:“客爷,你们住店,饮酒吃饭我也不收钱。”

卢生道:“你们才是人领不走鬼领乱转。”

店主人和几个伙计为此忙碌起来。

店主和他的伙计们一切准备停当,徐福兄弟三人便为百姓写起春联来。

卢生道:“父老乡亲们不要拥挤,先老后少,定会满足尔等。”

那位老者捧着刚刚写好的春联,热泪盈眶道:“那四个先生,就因为会书能写,使了我们多少银子,他们食玉饮桂,榨走了我们多少血汗钱。”

徐福道:“老人家,为何不让你们的后人读书写字呢?”

老者道:“何尝不想要我们的孩子去学堂,可是?”

韩众问:“可是个什么?”

老者泪道:“一言难尽哇。”

卢生向店主道:“有劳动店家,派遣你的伙计敲着锣,去大街小巷呼叫一番,让这里的百姓家喻户晓,我们免费书写春联。”

店主大喜道:“我亲自去叫喊。”

店主敲着锣奔走在大街上高声呐喊:“父老乡亲们听真,杨家老店来了三位先生,免费为大家书写春联…….”

锣声阵阵,喊声传遍大街小巷……许多百姓纷纷向杨家老店拥来。

徐福兄弟三人一丝不苟地忙碌着,全神贯注地为着百姓书写着春联。

一个汉子道:“我虽然不识字,道也能分辨出孬好来,那四个先生写的字如落了叶的刺槐树,您们写的字如龙飞凤舞。”

正在这时,有人高声道:“让开,让开,刘三爷来了……”

徐福正写着春联,抬头看去,来了一个老人,长髯如银,面如古月,拄着竹拐杖跚跚而来。

这位老人乃白丁县一方有脚阳春的人物,爱人恤物,仗义疏财,爱管民间不平之事,德高望重,深受百姓的敬重。就是有一点美中不足,只字不识。

刘三爷来到徐福三人的面前,彬彬有礼,翩然下拜道:“三位先生,我刘三给三位先生爷问安了。”

徐福急忙放下手中的笔,站起身来,双手合并胸前道:“无量佛天尊,善哉,善哉,老施主切莫如此大礼,请起,请起。”

韩众,卢生走向前来将老人搀扶起来。

老人道:“三位圣人,小老儿有个请求。”

徐福道:“请老人家讲来,只要晚生能做到的,在所而不辞。”

刘三爷目中噙泪道:“白丁县是棵枯老的柳树,就从来没有凤凰来筑过巢。今日来了三位圣人,这是白丁县人的福音,千年枯树能发芽,这乃天大的喜事。这里的人,人老几辈都没有入过学堂,更没有读书人来过白丁县。”

老人说到这里泪流满面。

卢生道:“老人家有何心愿只管讲来吧。”

刘三爷道:“白丁,白丁,说白了,就是目不识丁,您们若是不嫌弃这里人穷地薄,泼妇刁民,就在这里开办学堂,让我们摘掉白丁的帽子。”

老人说到这里潸然泪下,跪在地上。

“求求先生,在我们白丁县办学堂吧…….”

老百姓一片呼声,也纷纷跪下……

 

书馆里有四个四个所谓的先生放下手中的笔,抬头看看。见这里空空如野,没有一个人,甚是吃惊.

赛诸葛连声道:“怪哉,怪哉,那么多的人何处去了?”

字幕:这四个所谓的先生,一个姓马名钢,绰号赛诸葛、一个姓罗名铁,绰号胜周郎、一个姓季名石,绰号比张良、一个姓苟名木,绰号过吴用。他们与朱雎乃一师之徒,三年前受朱雎之命,在此招兵买马,起义谋反。

正在这时,店主鸣锣呐喊从门前走过:“白丁县来了三位先生,在杨家客栈,免费为老百姓书写春联,请大家光顾……”

四个恶鬼听到这里个个怒发冲冠,摩拳擦掌。

“哪里来了三个野先生,狗胆包天来砸我们的金饭碗,来断我们的财路?”

“饶不了他们。”

“对,饶不了他们……”

于是四个恶鬼怒气冲冲离开了他们的书馆。

四个‘先生’走在大街上,四处张望着。

 

徐福兄弟三人与刘三爷还有一众百姓谈论的恰到好处,突然有人吼道:“何处来的鸟人敢在白丁县妄称先生。”

众人闻声看去,气势汹汹地来了四个人,百姓们不欢而散。

卢生一声冷笑道:“大白天来了鬼。”

韩众道:“看你们的德性,癞蛤蟆爬到脚面上,不咬人却也腻乌人。”

徐福道:“看你们四个,这般气势汹汹如此盛气凌人,有何来头?”

苟木道:“我来问你,从何处而了,奔何处而去,做何勾搭,又为何来这里与我等作对?断我们的财路。”

徐福道:“我兄弟三人从天上来,到人间去,为民除害,伏鬼来了,你们四个乃录上有名,只是……”

马钢道:“只是个裘?”

卢生笑道:“看你们是个裘像,鬼头鬼脑的,没有个人模样,半瓶醋,所谓的先生,写得何鸟字骗取老百姓的钱财,纯属一帮骗子。”

罗铁暴跳如雷道:“你敢说我等是半瓶醋,是骗子?”

卢生道:“你们写下这等鸟字的春联却收取如此高昂的银两,不是骗子又是做甚?”

徐福道:“虽然你们算不上先生,总还是认识几个字,理所当然去服务百姓,穿上布衣或渔或樵,或耕或商,不许再去诈骗百姓,如若再执迷不悟,定拿尔等去见官。”

“拿我等去见官?哈哈,我道要看看你们有何能耐,走。”四个半瓶醋幸灾乐祸地说着笑着而去,这时老百姓才敢陆陆续续走回来。

刘三爷望着足不留佴而去的四个半瓶醋,才敢哀声叹气地说:“我们白丁县的百姓吃尽了不识字的苦头,婚娶嫁出,红白喜丧事,家家皆有,总得去求求他们,轿接马请,白银捧在手里,可是,他们放不下的驾子,斗不尽的威风,就连县太爷见了他们也恭恭敬敬,因为他们是圣人,白丁县只有五个识字人,一个在县衙做了师爷,四个就是他们。”

四个半瓶醋向县衙走去,时间不大,从衙内冲出十多名衙役向杨家客栈扑来。

十数名衙役气势汹汹地来到客栈,众百姓一哄而散。

那个捕头一声吼道:“何人在此兴风作浪?”

卢生迎向去厉声责问道:“何为兴风作浪?”

那捕头见卢生与他争论,勃然大怒,挥起手中的木棍向卢生便打,卢生可能容得了他如此飞扬跋扈,飞起一脚将那捕头踢翻在地,然后踏上一只脚,那捕头妄图挣扎,抱着卢生的这条腿,摇了几摇,晃了几晃,如蜻蜓撼石柱,而纹风不动。

卢生冷笑道:“小子,朱爷的这条腿就是一根铁钉,锭在你的身上,只要我不抬起来,你一辈子也休想爬起身来。”

众衙役一窝蜂地扑了上来。

卢生厉声道:“谁敢再上前一步,爷就将他活活地一脚踩死。”

那捕头仰面在地,他用尽了力气也摇晃不动卢生的这只脚,只得苦苦地哀求道:“大爷饶命,大爷饶命哇……”

众衙仪只得退下。

卢生问:“你这厮叫什么名字?”

捕头道:“在下文不识。”

卢生道:“文不识。”

文不识道:“小人文不识。”

卢生道:“你不识字?”

文不识道:“字认识我,我更不认识它。”

卢生道:“你在县衙当得是什么差事?”

文不识道:“小人任捕头之职。”

卢生甚是吃惊道:“大字不识一个如何能做捕头?”

文不识道:“我们老爷比我也强不多少,也是一个大字不识的大白丁,只会写他半个姓字的人。”

卢生道:“原来如此,文不识。”

文不识道:“小人在。”

卢生道:“我问你,你家老爷是不是要你来请我们去县衙饮酒吃肉?”

文不识道:“不是请。”

卢生:“是何?”

文不识道:“民不告官不究,四个圣人在老爷那告了你们的黑状,所以,老爷下令,我等是来捉拿你们的。”

卢生怒道:“狗知县,你这个糊涂蛋。”

文不识大惊道:“大爷,您这么会知道我家老爷的乳名,他就叫大狗子。”

无巧不成书,这个知县姓胡名涂,乳名大狗子

卢生哈哈大笑道:“我是他的长辈子怎么不会知道他的乳名?为何又不能叫他的乳名,大狗子,大狗子。”

徐福,韩众哈哈大笑,明白这时卢生在耍弄这个文不识。韩众也闲不住了,他道:“大狗子还没有长进吗?”

文不识道:“老爷有长进,大有长进。”

卢生道:“长在哪里?”

文不识道:“老爷姓胡,要师爷教他识字,那师爷就从胡字入手,师爷教的认真,说什么古字加上一个月,便是胡。老爷问师爷,这是酒壶,还是夜壶?师爷说,这不是酒壶,也不是夜壶,是糊涂蛋的胡,就这样师爷教了老爷三天三夜,老爷就认识了半个,一个古字,师爷夸老爷聪明伶俐,五经四书,五加四便是九,老爷你三天就学会了半个,十八天就全部学通了全部的五经四书,真是了不起。”

徐福,韩众二人捧腹大笑。

徐福问:“你家这个胡涂老爷如何做得官?”

那些衙役们纷纷议论:“你们真是老爷的近亲,大小名字都知道…….”

文不识道:“老爷出身虽然不是权贵大家,却是一名立了大功的军人,所以才做了七品知县。”

卢生道:“速去要大狗来迎接他三位长辈子。”

文不识道:“大爷,您把脚抬起来,小人我去通报。”

卢生道:“你小子别使鬼点子,爷抬起脚,你便跑个无影无踪,爷何处去寻你?另派遣他人。”

文不识叫道:“愣头丁。”

一个衙仪道:“在。”

文不识道:“你速去向老爷禀报,就说他的三位老辈子来了,快来迎接。”

楞头丁道:“三位爷是老爷的哪门亲戚?”

卢生道:“哪门亲戚?少说我们也是狗儿的叔辈子。”

楞头丁道:“少说是叔,那要多说岂不是祖宗了。”

文不识大怒道:“楞头丁你个馿射的,骑馿不知走路的辛苦,你小子站着说话腰不疼,我躺在地上,胸脯上还有大爷的一只脚,能好受吗?”

楞头丁嬉皮笑脸地:“骑马坐轿不如睡觉,捕头捕头,昨日你揍我的威风哪里去了,好吧,你就耐心的等着吧。”

楞头丁向县衙跑去。

正是:

                  一轮明月照九州,一部佳话传千秋。

                 官有清浑分上下,一年四季分寒署。

         贪官见民不相顾,清官爱民同吸呼。

         说官是鱼民是水,民是江河官为舟。

         劝官不要祸百姓,民是肉来官是骨,

             骨肉相连不可分,天保九如祝寿福。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www.tartiflop.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小说频道(www.tartiflop.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必发365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必发365创作交易中心     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必发365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必发365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必发365,必发365手机版游戏,必发365登录 (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